聽攝影人聊聊 鏡頭中的涼山雪

2019-12-10 16:27  來源:涼山日報全媒體  責任編輯:肖薇

 

QQ截圖20191210162123

布拖縣的山野間,一隊彝族孩子正在用竹片“滑雪”。葉長智 攝

QQ截圖20191210162132

大雪中,攝影人扛著“長槍短炮”忙拍攝。駱德金 攝

 

大雪節氣來了,多少涼山人都在盼望一場真正的大雪。有了盼望,冬也變得惹人喜愛了。

 

近段時間,白雪在涼山多地紛然而下,許多小伙伴已按捺不住歡快的心情,穿上了秋衣秋褲,裹上了羽絨大衣,沖出家門,頂風冒雪地跑進了銀裝素裹的美景中。

 

在攝影人的鏡頭下,涼山境內不同區域的雪景各有風姿。松樹的清香、白雪的冰香、甜美的花香糅合在一起,構成了細膩優雅的畫面;云端上的高原,孕育出了無限生機,讓人的心靈產生震顫;風雪中的彝人以及那些動人的“日常”,呈現出了寒冬季節里依舊溫暖的生活之境……

 

詩意縈懷的“大雪”中,聽他們聊聊鏡頭中的涼山雪吧。晶瑩剔透的冰雪世界里,一切都在過濾,一切都在升華,心靈也將隨之變得凈澈而又明亮。

 

李小平:

云端上的高原雪景氣勢磅礴

 

QQ截圖20191210162218

昭覺縣谷克德的壯麗雪景。李小平 攝

 

李小平是廣安人,1985年來到西昌工作,從事建筑行業,就此扎下了根。多年來,他用鏡頭記錄著涼山的綺麗山水,已經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第二故鄉。

 

從2010年冬天至今,他拍攝過西昌市、布拖縣、普格縣、冕寧縣等地的雪景。“自然條件和特殊的地理環境使得涼山這片土地上的雪景尤其壯麗,充分展示出了川西高原的氣勢磅礴。”聊起在涼山“追雪”的經歷,他滔滔不絕,“印象最深刻的是昭覺縣尼地鄉的谷克德濕地雪景,充分展現了大涼山的氣魄。”

 

“去昭覺拍雪景大概有五六次了吧,現在用上了無人機,不再需要拿著相機到處找最佳機位,和以前相比輕松多了。”李小平說,前幾天,他和幾位“攝友”在各大媒體平臺上看到,涼山東部高山地區普降大雪,內心甚是高興,于是相約出門“追雪”。

 

一大早,攝影隊伍就往昭覺縣尼地鄉趕,誰知,才到普詩鄉就遇到了交通管制,規定沒有防滑鏈的車一律不得上山,幸好,李小平和另一位攝友的車輛符合上山要求,遂被順利放行。一路上,他們驅車小心謹慎地往上行。

 

“到了碗廠鄉路段時,由于背陰彎道的冰凌特別多,迎面而來的車輛接連‘飄逸’地擦過,當時我就嚇出了一身冷汗,好在沒出現安全問題。”在太陽升上山頂時,攝影隊伍趕到了尼地鄉,遇上了如想象中一般如夢似幻的雪景,大家都激動不已。“手腳冰涼得不聽使喚,然而隊伍里的所有人都在全神貫注地拍片。一望無際的‘雪海’中,只聽得到無人機的嗡嗡聲和相機快門的咔嚓聲。這一切,充分說明了涼山雪景的魅力。”

 

 

葉長智:

風雪中,彝人堅毅的步伐從未停止

 

QQ截圖20191210162140

風雪中前行的攝影人。駱德金 攝

 

葉長智,會理人,“70后”,現任中國人民銀行涼山中心支行宣傳群工部副部長、機關工會主席。工作之余,他四處行攝,尤為青睞雪中的涼山之美。

 

相比夢幻的雪景,葉長智更喜歡將鏡頭對準風雪中的彝人以及那些鮮活的日常,他說:“無論風霜雨雪、晨牧途中、趕集歸家,還是奔喪路上,彝人堅毅的步伐從未停止。”

 

雖然“追雪”的足跡遍布涼山各處,然而,最讓葉長智印象深刻的一次拍攝是在布拖縣。

 

“布拖縣的雪景在整個涼山是很具備代表性的。寒冬季節,那片天地一經降溫,下雪就成了常事。無論是在路上或村里,都能拍到涼山彝人真實的生活。質樸、本真而豐富的場景,震撼人心,也讓人感慨萬千。”葉長智回憶,2017年2月27日,他和朋友一行三人驅車前往布拖縣,在抵達布拖縣當晚,天空就飄起了雪花。次日,他們驅車從布拖縣城趕往拖覺鎮、火烈鄉等地拍攝,一路上,遇上了不少彝族老鄉,有前去奔喪的,有正在放羊的,有趕場后滿載而歸的。拍著拍著,他們就被鏡頭中的彝人身上那種熱愛生活、互愛互助、樂觀豁達的精神感動了。

 

葉長智還喜歡把鏡頭對準孩子們。在他拍攝的一張照片中,一隊彝族孩子把竹片當成雪橇,從松林間一條小路的頂端向下滑去,個個滿臉笑容,儼然一幅冬日嬉戲圖。“大山里雖然物質匱乏,娛樂的方式也顯得很簡單,但孩子們的歡笑如此美好,是任何事物都無法比擬的。”他說。

 

賈林蘭:

曾偶遇山花與雪花“同框”的美景

 

賈林蘭是西昌市風景園林綠化管理處的工程師,也是一位熱愛生活、醉心行攝的女士。在她的鏡頭中,涼山的雪景細膩而靜謐,一座小屋、一棵樹也能美得動人心弦。前幾天,她跟隨一個攝影隊伍到昭覺縣尼地鄉拍了一些霧凇小景,有了不錯的收獲,滿心歡喜。“雪的干凈純潔是我所喜歡的,另外,因為難得見到,所以更加珍惜拍攝機會。”她說。

 

她還拍到過雪花與山花“同框”的景象。那是今年6月初,她與8位“攝友”一起在喜德縣小相嶺見證的奇遇。

 

“最初,大家只是想去拍山上的杜鵑花。”她回憶道,“第一天下午,從西昌出發時,天氣晴朗,到冕山鎮上住了一宿,次日就遇上了陰天,起床吃過早飯后,我們驅車趕到了小相嶺山腳下的小山村。天空更加陰沉了,還下起了小雨,而我們仍然決定上山拍攝?;私?個小時驅車從山腳到了埡口,漫天飛雪的景象映入眼簾。接下來的路只能步行,于是,我們待在車里,等雪變小之后開始登山,1小時30分鐘的徒步之后,我們終于抵達了海拔3900米的墨海邊的營地。只見潔白的雪裹在粉紅、玫紅的杜鵑花面上,那樣的景象,只能用人間仙境來形容。”

 

“小相嶺的冬景也是極美的。”她說,“此前拍過那里的冰瀑布與封凍的冰湖,但效果還不太理想,準備2020年元旦節前后再去一趟。”

記者 王亞

扑克K游戏 怎么在大学赚钱英文 棋牌龙虎怎么刷流水稳定 千炮街机捕鱼游戏 自创麻将app 澳门两分彩是官方的吗 BK娱乐首页 秒速飞艇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太原 开厂赚钱吗 99彩游戏 山西11选5 4场进球彩全包多少钱 公式规律贴吧 6538彩票首页 黑龙江时时彩 两人麻将怎么玩